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债券 > 正文

福田汽车欲重审普莱德无果 西方精工:复不复核都

2019-05-25 16:07 债券

5月21日晚间,福田汽车发布关于广东西方精工科技股份无限公司尚未提供《利润补偿协议》中商定的普莱德2018年度《专项审计报告》的提示性公告,再次吸引了市场对普莱德业绩“罗生门”的关注。

  公告显示,公司于2019年5月16日向西方精工发送了《关于提供普莱德2018年度〈专项审计报告〉的沟通函》,要求西方精工于2019年5月20日之前向公司提供普莱德2018年度专项审计报告。但截至目前,公司尚未收到西方精工的回函、普莱德2018年度专项审计报告以及中信建投的回复。

  福田汽车表示,公司能否就普莱德 2018 年度业绩停止补偿以及该当补偿的金额和股份数量存在严重不确定性,西方精工至今未能提供协议中商定的专项审计报告,曾经违背了《利润补偿协议》的商定,相关违约责任由西方精工承当。

  1月底,西方精工业绩爆雷,扑灭了整场风云。

  依据西方精工4月16日发布的2018年年报,公司2018年完成营业支出66.21亿元,同比增长41.34%;盈余额却高达38.76亿元。西方精工以为,盈余的次要缘

由是子公司普莱德净利润下滑,并形成公司计提商誉减值约为38.48亿元。

  追根溯源,在2017年4月,西方精任务价47.51亿元收买了普莱德,买卖对手为北大先行、宁德时代、北汽产投、福田汽车等。事先,普莱德给西方精工2016年至2019年的利润承诺辨别是2.50亿元、3.25亿元、4.23亿元、5.00亿元。

  西方精工表示,2018年普莱德净利润为盈余2.19亿元,这与原股西方承诺的不低于4.23亿元差距较大,并形成公司计提商誉减值约为38.48亿元。西方精工要求原股东停止业绩补偿约26.45亿元。

  而依照现在利润补偿协议,普莱德原股西南大先行、宁德时代、北汽产投、福田汽车和青海普仁需向西方精工赔偿金额总计约26.45亿元。

  2019年5月6日,普莱德在北京召开主题为“业绩被‘盈余’,管理怎背锅?”的2018年业绩真相媒体阐明会,称其2018年实践盈利3亿余元,并非西方精工所说的盈余2亿元。

  西方精工与普莱德各执一词,与原股东在业绩补偿上难以达成分歧,局面堕入僵局。

  此前在收买普莱德时,买卖单方商定,业绩承诺期内,由西方精工指定的具有证券业务资历的会计师事务所对普莱德2016年至2019年各会计年度停止审计,普莱德2016年至2019年各会计年度的扣非后净利润以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规范无保存意见的专项审计报告为准。

  若西方精工和普莱德原股东在就普莱德审计后果发作争议的状况下,单方可以共同另行延聘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停止复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