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权证 > 正文

即使拉来了孙宏斌、许家印两位实力大佬也未能扭转颓势

2019-05-05 13:11 权证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这句话出自清代孔尚任的《桃花扇》。作者借富贵人家的兴衰不定,来感叹世事无常,世俗的荣华富贵有如云烟一样虚幻,难以捉摸。这句话用在近年来出现的多个互联网创业者身上,也甚为贴切。今天,时报君就整理出以下迅速崛起又迅速陨落的“新星”。

1贾跃亭:君问归期未有期

1973年出生,乐视创始人

2019年4月26日,曾经的创业板第一权重股乐视网,其A股之旅被按下了“暂停”键。作为创业板个股,暂停上市后,除非未来一年乐视网的经营情况好转,净资产为正,股票才能恢复上市。否则,将面临退市,股票转入股转系统交易。

这一切,距离它2015年市值破千亿、登顶创业板一哥仅仅过去了4年。2015年4月28日,乐视网股价达到122元/股,市值首次突破千亿,居创业板之首,成为继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之后第五个市值在千亿人民币以上的中国互联网公司。

彼时的贾跃亭,以420亿财富排名胡润百富榜名第31位,胡润IT富豪榜第8位,2016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37位,在活动论坛上与李彦宏、马化腾、杨元庆等人平起平坐,谈笑风生。

直至2016年11月6日,贾跃亭发布全员信反思乐视烧钱扩张太快,宣布要停止烧钱扩张,自愿永远只领取公司1元年薪。这是当时风头正劲、旗下拥有七大生态系统的乐视,首次承认资金链出现问题。这封内部信仿佛撕开了一个口子,所有的负面信息都在瞬时间扑面而来,旗下公司接连爆雷,即使拉来了孙宏斌、许家印两位实力大佬也未能扭转颓势。乐视系统目前仍陷入泥潭之中。贾跃亭股权被拍卖,本人被列为失信人,从2017年至今,仅贾跃亭个人名下就有29条执行信息,贾跃亭名下的欠款已超过70亿元。

对乐视的投资者而言,损失也不小。就上市公司体系而言,自2010年上市至2017年危机全面爆发,7年时间里,乐视网累计融资300.77亿元,整个乐视体系的融资更是超过700亿元,随着乐视的节节败退,众多股民、投资人的心血化为乌有。

4月29日晚间,乐视网公告称,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及贾跃亭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等行为,决定对公司及贾跃亭立案调查。

贾跃亭本人从2017年7月出走美国至今未归。他的归期,仍是遥遥无期。

2唐军:“励志青年”身陷囹圄

1987年出生,派生集团董事长

2019年4月26日,东莞检察机关以涉嫌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依法批准逮捕团贷网唐军。

唐军第一次进入大众视野是在2012年12月,以213.0915万元的价格拍下了“史玉柱的3小时”。现年仅32岁的唐军,曾是一个励志故事的主人公。他出生于四川达州一个贫穷的小山村,从小父母常年在广东东莞打工,也曾经是万千留守儿童中的一员,5岁就开始捡垃圾。后来就读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24岁创办团贷网。此后,他以团贷网为起点,围绕其控制的派生科技集团、派生信息建立了多达数十家子公司、孙公司的“团贷系”。2017年,唐军入选福布斯中国精英榜,福布斯对他的评论是:“白手起家,乐于冒险,敢想敢做,是一个天生创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