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白银 > 正文

2018平均工资公布 哪些行业入围“10万元俱乐部”

2019-05-15 13:18 白银

导读

2018年全国年平均工资仍保持较高增速,这得益于企业效益较快增长以及收入分配政策发力,近半数省份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也有助推作用。

5月14日,国家统计局公布2018年全国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

资数据。

其中,非私营单位年平均工资11.0%的增速,为近6年来最高;私营单位8.3%的增速为近3年最高。从2015年开始,前者增速超过后者并维持至今。

无论非私营还是私营单位,年均工资最高的三个行业均为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金融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

经济下行工资为什么增长

2018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82461元,名义增长11.0%;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49575元,名义增长8.3%。这两项增速分别比2017年提高1个百分点和1.5个百分点。

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金融与现代产业研究所所长刘国宏认为,2018年我国经济面临一定下行压力,但工资收入未被明显拖累,表明诸多政策工具发挥了作用。如稳增长、稳就业和个税改革和对企业各方面减负等,诸多举措使得诸多企业从经营和效益上能够维持一定的工资支出。

国家统计局人口和就业统计司副司长孟灿文解读称,2018年在复杂严峻的国内外形势下,国民经济运行稳中有进,就业形势总体稳定,企业效益较快增长,激发重点群体活力的收入分配政策开始发力,为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继续保持较快增长奠定了坚实基础。

2018年全国有近半数省份提高了最低工资标准,为低工资群体提供托底保障,一定程度助推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水平的增长。

2018年,全国至少有15个省份上调最低工资标准,不少省份的涨幅不低。比如,四川、广西、西藏、海南、广东5省份均上调超过200元。其中,四川和广西时隔3年上调,将第一档最低工资标准一口气上调280元,幅度约20%,广东也上调了250元,增长19.2%。

刘国宏分析,最低工资标准是政府调节劳动力价格的一个信号,虽然大多数企业工资高于此标准,但其上调的信号会对整体社会工资水平的上涨有牵动或刺激作用。

今年以来,诸多省份继续接力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并且同样幅度不小。1月1日起,重庆第一和第二档标准均上调300元;陕西从5月1日开始上调120元等。目前,从已公布信息看,上海、北京、广东、天津、江苏和浙江等地的月最低工资标准均已超过2000元。

广东省社科院副研究员万陆认为,工资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受劳动力供给变化的影响,现实中确会对企业产生一定压力,但工资增长利于刺激内需,也能倒逼企业转型升级,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